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【聚焦两河口】格桑花,怒放高原之上
来源:成都院 作者:杨洪 时间:2021-10-21 字体:[ ]

鲜水河从遥远的康北草原奔腾而下,经甘孜州炉霍县至道孚县鲜水河,与纽日河汇合后,河床陡然变得狭窄,落差增大,轻歌曼舞的河水变成咆哮奔腾的“野牛”,直向南冲去,冲出一条大峡谷。

在这个非常偏僻、不为外人所知的深山大峡谷里,数千扎坝人至今仍延续着类似泸沽湖,但较之更为奇特的走婚习俗,这也是“扎坝走婚大峡谷”的由来,地处青藏高原的边缘,境内最高海拔5820米,平均海拔3245米。不少村落地处高山岩尖之上,交通极其不便。

打通道孚至雅江、理塘及新龙之间的通道,让藏区老百姓的虫草、松茸等地方特产能第一时间买出去,是这里脱贫攻坚最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世代居住在这里的村民,苦于山路崎岖、江河阻断,不少人终其一生也没能走出大山。

挑起国内最大库区建设重任

2015年,依据国家“先移民后建设”原则,中国电建成都院在勘测设计两河口水电站的同时,又承担起两河口建设征地移民安置工作。

两河口水电站建设征地移民安置项目,是当时国内最大库区项目,工作面覆盖甘孜州雅江县、道孚县、理塘县、新龙县4县20多个乡(镇),施工战线涉及鲜水河流域、雅砻江流域及各支流两岸区域,绵延200多公里。分项工程多达30多个,涵盖桥梁、隧道、集镇等重要施工作业单位工程80多个。

2017年,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进入建设瓶颈期。由于项目地质条件复杂、气候恶劣,人文社会环境复杂,沟通、协调事项多、施工干扰大,整个工程进展缓慢。总承包项目常务副经理的李卫国在危难之时接受任命。这个从二滩到锦屏,再到两河口,干了20多年老水电的川东汉子,又一次站在了雅砻江畔。这次不是修水电站,而是修路、筑桥、架供水、建集镇。

攻克高海拔特大桥建设难关

藏语“扎坝”,汉语意为:悬崖中形成的沟壑。在当地藏族老百姓眼里,这里到处就是悬崖峭壁。而突破天险,攻坚拔寨,便是李卫国带领大家干的最重要的事情。

2018年,木绒特大桥、下托特大桥、哈格达沟特大桥、红顶特大桥、扎拖特大桥五座特大桥均处于墩身浇筑的关键时期。由于项目地处高山峡谷地带,用于浇筑高墩大跨的天然砂石骨料紧缺,只能利用人工砂石骨料代替。但高寒高海拔地区使用人工砂石骨料,进行高墩大跨高标号混凝土浇筑,国内尚无先列。

为此,李卫国带领团队,吃在桥梁浇筑现场,住在实验室,研究人工砂石骨料代替天然砂石骨料的最佳方案。

白天,李卫国经常守在混凝土泵车前就是一整天,连饭都来不及吃。忙碌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。夕阳西下,落日余晖将天空晕染的分外迷人。放下手中的图纸,脱下反光背心、摘下安全帽,卷起袖口,就着板房门口水龙头的水匆匆洗把脸,才想起确实饿了,该吃饭了。

夜晚,李卫国带领大家守在实验室,讨论方案,修改参数。纸笔摩擦的沙沙声、电脑敲打的噼啪声、对技术参数讨论的说话声、打印机的吱吱声交错在一起,像极了移民建设的“交响曲”。

规范翻了又翻、参数改了又改、计划核了又核、工地去了又去、回公司请教专家跑了又跑。为了五座特大桥的合拢,李卫国带领成都院总承包人,吃在桥上、住在桥上,不管寒冬、不管酷暑、无论黑夜、无论白天。2018年,他在工地呆了333天,他休假的时间里,有18天在成都院科研所度过。

解决高原村民饮水用电顽疾

红顶村,村民们饱受缺水之苦。祖祖辈辈要翻越五六公里的陡峭山路到水源地取水,村民泽让扎西为此累出一身病。

为解决红顶村供水问题,李卫国带领同事们,爬上海拔4700米的高山,寻找生命之源。

这次,登顶的目标山头远比修筑道路更难,海拔更高,氧气更稀薄,顶风冒雪,沿途全是悬崖绝壁。成群的盘羊和麂子只到山腰,400米左右垂直高差的悬崖,基本没有可以借力的植物,全是裸露的风化岩石,手上抓的、脚底踩的随时都在掉落,都有被砸中和人员坠落的风险。

经过连续近40个小时风餐露宿的跋涉,当一行人站在海拔4700米的雪山之巅,遥望红顶村的外部供水水源地,心想只是满满地感慨:以后村民的饮水问题解决了!

上瓦然村,是当时尚未通电的唯一一个乡。为解决通电的问题,李卫国又一次站了出来。

凛冽的山风呼啸着寒冬,挟风带雨的天气让人光是在室外站一会都会让人受不了。在氧气含量只有平原70%的高山峡谷架线,李卫国最清楚项目施工的难度。“工程近80%都是拐角,还需要翻越两处海拔4400米以上的雪山,最高海拔超5000米,落差极大,架线难度大,施工不仅要面对复杂地形,还要随时小心落石。”

打响确保项目顺利推进的抗洪硬仗

闪电刺破黑夜,大雨如泄。

入夏以来,连续超强暴雨肆虐,山洪爆发,鲜水河水位疾速上涨。2020年,鲜水河迎来超十年一遇洪水考验,两河口总承包项目部再次打响了惊心动魄的抗洪硬仗。

时间回溯到7月11日。鲜水河一改往日的安宁,超五年一遇的洪水倾泻而下,突袭两河口项目,一场与凶猛洪水对决的战斗由此铺开。为遏制洪水再次袭击,两河口总承包项目部进行了全面预控、提前设防。

时隔数日,暴雨轮番侵袭,鲜水河再次汛情告急,总承包项目复建雅道线全线各标段出现不同程度塌方滚石,施工便道、施工便桥被冲毁。

受上游甘孜、新龙、色达、炉霍、道孚普遍降雨影响,7月23日亚卓营地漫水有半米深。而早在一天前,李卫国带领项目部所有人员抗沙袋,补缺口,抢救重要物资。

解决群众“出行难”问题,是脱贫攻坚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“以前不通路,从山上采摘下来的松茸运不出去,没过几天就坏了。”亚卓村的尼玛彭措说,“现在有电了、通水了,路修好了,采摘下来的松茸,一是可以冷冻保鲜,二是可以及时拉出去买了”。他笑道,“经济条件好了,有小伙子出去打工自由恋爱,连外省姑娘都娶回来了!”

筑起暖心桥,寻找净水源,点亮幸福灯!成都院人,用实际行动打响了峡谷深处的脱贫攻坚战。 他们,是高原上怒放的格桑花。

 

特大桥合龙


村民家通水通电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